企業文化

當前位置:企業文化 > 員工文化 > 瀏覽文章

慶祝建國70周年丨光明牌冷飲:歷時愈久 火炬愈紅

發布日期:2019年09月13日

作者:王堅忍

早晨,站在香煙路橋上,橋下的沙涇港蜿蜒穿過。橋東,蕩漾著聳峙的大廈的倒影,這個愛家國際大廈,為原益民食品一廠舊址;橋西,漂浮著益民食品一廠歷史展示館的輪廓。沙涇港的一灣清清碧流,將它們挽連了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先到大廈,向晨練的老人詢問。一位或許是老廠的退休職工,熱心地領著我兜了一圈,興致勃勃地指點江山,說這一排樓原為實罐車間,那一排樓冷飲車間,后一排為巧克力車間……但我總覺得有點縹緲,摸不著頭腦。老人說,如果你真想深刻了解益民廠,還是到對面的廠史館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來到對面廠史館,紅瓦青磚清水墻,上下兩層,原為益民廠職工食堂。修舊如舊后,外觀古樸典雅。里面很大很寬敞,上下共1800平方米。講解員姑娘說,工廠肇始于1913年美商的海寧洋行,后為糧秣實驗廠,解放后更名為上海益民食品一廠,2004遷往奉賢新廠,已有上百年歷史。

        我邊看邊聽邊記,參觀了一個小時。印象深刻的是,當年光明牌冷飲與美女牌冷飲,短兵相接的對壘。1950年春,在廠領導支持下,設計人員創作的光明牌商標面世,一支紅彤彤的火炬,寓意天亮了;周圍56道熠熠的光芒,象征56個民族。初夏,國產光明牌冷飲生產出來了,但銷售不理想。此時還允許外國商業存在,上海冷飲市場是美商生產的美女牌的一統天下。廠干部職工組織了一場廣告戰,先是在電臺、報紙,廣播發布廣告;再開宣傳車上街,把柴油機搬上車發電,車上的女工一手舉光明牌宣傳品,一手捧麥克風,在市中心沿途宣傳;這還不夠,廠史館有一張照片,攝于上海郊區,5個穿對襟花布衫的美麗女工,包著防風沙的頭巾,舉著廣告牌,風塵仆仆的樣子,身后是一片莊稼茂盛的農田。

        效果出來了。盛夏季節,廠門口的窗口,及益民廠分布在各處的光明冷飲的供應點,排滿了等待批發冷飲的人。有踏著黃魚車的,車上備一條棉被,準備蓋冷飲;更多的是背一只長方形小木箱,箱中有一條小棉花毯。當一打打冷飲裝滿了黃魚車和小木箱后,另一番景象出現在上海——小販們扛著小木箱穿街過巷,邊走邊用小尺子敲出篤篤篤的聲音,拉長了嗓子叫賣道:“光明牌鹽水棒冰、赤豆棒冰、綠豆棒冰要伐?”而在大街的商店冰柜上,營業員用一把明晃晃的長刀,把一塊光明牌中冰磚一切為二,分遞給年輕的情侶,一股奶油的香甜味在空氣中飄逸。光明牌冷飲銷售看好,尤其是光明牌棒冰,日銷4萬打,超過了美女牌!上海人都知道了光明牌冷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抗美援朝,益民廠生產光明牌軍需豬牛肉罐頭,送往冰天雪地的朝鮮戰場,“一口炒面一口雪”的志愿軍陸軍手里;空軍除罐頭外,還生產了作為口糧的巧克力。“最可愛的人”嘗到了可口的食品,勇猛更添。戰士們冒著炮火前進,把紅旗插上一座座被攻克的山嶺;戰斗機群沖上云霄,彈無虛發,打得美軍飛機拖著一長串黑煙墜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說到巧克力,講解員說當年她老媽買回廠里的優惠價巧克力邊角料,就叫她哥拎竹籃裝著大米和邊角料,到弄堂口請爆米花的師傅加工。當爆米花機嘭的一響,打開蓋頭,淡咖啡色的爆米花嘩嘩傾到進竹籃,夾帶著大米的清香和巧克力的醇香,叫人忍不住抓起一把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廠史館后,一個按原樣縮小了復制,高5米的赭色冷卻水塔,木結構8層,水泥底座。講解員說當年的廠房高3層,周邊也沒有高樓,高10米的水塔是這一帶最注目的標志性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 遙想當年,塔影倒映在水中,對岸的紅白夾竹桃花開了,粉嘟嘟的。香煙路橋下舟來舟往,艄公劃槳撐篙,運來益民廠的原料,運走益民廠的產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參觀完了,我買了一根新廠生產的光明牌雪糕細細品味。感覺到光明牌商標,就像一根串起益民廠歷史的燦爛紅線。
        出館前,講解員叫我在留言簿上寫幾句,我提筆寫道:“光明火炬,益民品牌,兒時從4分一根的棒冰上認識。親切的記憶,雋永的味道。歷時愈久,火炬愈紅。青春不老,益民食品。”

今天晚上双色球试机号